“班主任”成不受欢迎职业颈椎病慢性咽炎高发

溶菌酶含片 2022-01-14 17:58192未知admin

  

“班主任”成不受欢迎职业 颈椎病慢性咽炎高发

  班主任不仅承担着和其他老师同样的教学任务——每周大约十几节课,还要做大量和教学无关的勤杂工作

  教师节前,本报记者给几位中小学以及幼儿园老师当“出气筒”,耐心仔细地倾听他们发“牢骚”,为给教师“减负”做一点点事情。

  幼儿园老师小徐接受记者采访时,刚把孩子们安抚进入午睡。“上班以来我是既当老师又当保姆,午睡更成了奢望。”小徐告诉记者,从入园的第一秒开始,她的大脑便高速运转,视线个孩子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就怕“有什么闪失”。

  让小徐吃不消的,还有个别家长三不五时“兴师问罪”,说到这里,小徐用“如履薄冰”来形容自己的状态。“现在家里只有一个孩子,个个都是小皇帝小公主,我只能小心再小心。”小徐说,“我能理解家长们对孩子的爱护,但同时我们也渴望家长对我们的理解。”

  去年年底,北京师范大学一位教授向媒体公布一份调查,该教授和她的博士生对50所不同类型的幼儿园447名教师进行了调查,结果显示,因为工作压力而产生的身心疲劳与枯竭的状态,呈严重倦怠的幼儿教师占了2.9%,出现明显倦怠倾向的教师人数达半数以上。排第一位的是疲惫不堪,占了88.5%,第二位的是担心出事是86.7%,焦躁不安是65.9%。

  教师的职业特性,也带出了这一群体的“职业病”。昨日,记者从厦门市第一医院了解到,颈椎病、慢性咽炎和静脉曲张,已经成为我市教师的“高发病”,而且患上这类病的教师数量,也有逐年增加的趋势。

  “老师的本职工作量就已经不小了,现在学校经常被当做各种考点,我们老师还要忙着监考。”湖里某中学的张老师告诉记者,除了教学评估、学校测评产生的教学和升学压力外,她还要经常参加监考,曾经出现连续几个周末都不能好好休息的情况,“现在有什么成人自考、成人高考、公务员考试、建筑师资格考试等等,经常在我们学校设点,而且都是周末考试,我总是被安排去监考”。

  如果说“监考官”占据了不少老师的周末时间,那么,“班主任”这个职位给老师造成的各种压力,甚至让不少老师感到“害怕”。

  “如果你去做一下调查,估计仅有10%的老师愿意担任班主任。我们学校几乎没有人愿意当班主任。我做了十几年的班主任了,从一开始充满热情,到现在已经非常害怕了。”张老师说。

  海沧某中学的黄老师也认为,因为班主任不仅承担着和其他老师同样的教学任务——每周大约十几节课,还要做大量和教学无关的勤杂工作,比如关于学生的身心健康,关于学生的校园安全,家访以及不定期的家长会,“早上7点半以前就要赶到学校监督学生早读,也要检查学生课间操出勤情况,在休息时间经常要到教学楼走走”。

  今天是教师节,亲爱的教育部门领导、校长以及家长们,除了给辛勤的园丁道一声节日快乐,也请你们拨出一点点时间,听听老师们的苦衷。

  厦门一位教育界人士坦言,在考试的指挥棒下,学生成绩是考量一所学校好坏的标准,也是考量一位老师好坏的标准。围绕着成绩、排名,老师们会自觉地加班加点,自愿监督学生早读、陪着学生在校午休、傍晚加班为学生辅导。甚至,有的老师拿出自己的钱,给学生买小礼品、请学生吃汉堡,讨好学生,为的就是想让学生考好一点。背负太多东西的老师们,已经步履蹒跚。教师,也是需要“减负”的一个群体。

  我们倡议,学校尽量给老师少派“监考”活;学校给每个班级配备“班主任”的时候,增加一个“副班主任”;学校不仅要关注老师的教学质量,更要关心老师的身心健康,可以建立教师健康档案,设立“宣泄室”、“心理辅导室”等;学校还可以适当组织教师团队活动,让老师们在活动中相互鼓劲、加油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